加加林野犬

留将一面与桃花,今次寒风任捧杀

我知道伍贰是在苍雪龙城,小伙伴以鹅传鹅,导致我印象里伍贰就像个竞技场NPC,后来我渐渐A了,时不时翻翻微博看他又玩了啥新门派,第三届大师赛的时候,真的叫深山藏虎豹,田野埋麒麟,解说就有伍贰、半小蛮、雨豪…第一次关注大师赛,仿佛看到一群江湖传说打破了次元壁,名剑台上试剑锋,在我心目中那是最好的一届大师赛。由于吃贰哥的颜,之后长期蹲守贰哥直播。后来他还创了个号,从稻香村开始,再走一走这个江湖,这才有了我的盾萝,一转眼,我盾萝找到了不少可可爱爱的亲友,剑三有了江湖该有的味道,和亲友快乐j3就很少看直播了,后来只知道伍贰渐渐不播霸刀,大师赛再没有他的身影,到昨天,伍贰和大家江湖再见了,柳劈永远都会是灰色的头像,擂台上的雕塑也会被取代,现在我好希望伍贰真的是个NPC,站在扬州城外的小桥上,他对于我就像武侠小说里的世外高手,因他踏入江湖,随未曾得见,确是“万恶之源”[em]e400824[/em],如今告别,就好像有个位置空了,然后陆陆续续地有人离开,又有人进来,至于伍贰,他挥了挥手“与君千里,终须一别”。


我爱沙发缝,我离开它就浑身发抖,呼吸不畅。。。

不知道在坐的有没有睡沙发缝的习惯,今天我妈把沙发拉开了,俺这一躺,狗头捶地

柏河川和杨白卿的二三事(1)之回忆篇

柏河川的新居在筹建中,宅院里安置了许多柜子,一番收拾整理,就不知搭错哪根筋,就想看看当年给小道长写了什么东西,说了什么天花乱坠的话。

“卿卿呀,这两天在规整些东西,以前的信我也整理整理收好呀。”柏河川如是说。这也不过是稀松平常的事,但杨白卿小道长忽然来了精神,两眼放光,特别明显!

到了夜里,柏河川躺好了翻看着江湖轶事,忽就听见卿卿道长泄洪一般的笑声,事情已经非常不对劲了!!!柏河川急忙凑到人身边,只听杨道长笑出气音还在吐字说:“太羞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
此时此刻,柏河川的人生变得惨淡,他一看当年的信件,这种道理不通的事,需要穿越时空解决一下,比如砍死当年的自己

(让你撩道长!让你撩道长!鸡笼关不住你了是吧!)

信上如是说:

柏河川:不想回门派

杨白卿:唉?是太晚了吗?

柏河川:怕睡觉

杨白卿:为什么?

柏河川:怕梦里的路上又遇到你。

又如是说:

杨白卿:在攒修为吗?

柏河川:对呀,练得炉火纯青了头一个偷道长的小心心。

…………

柏河川的双眼失去了原有的光彩,他埋到卿卿道长怀里闷闷说:“卿卿,给我留个被头洞钻一钻。。。脸没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各位师兄,各位师姐,以及师弟师妹们,以上是拐当当反面例子,请引以为戒,某柏姓华山现在已经失去了他的尊严🙂🙃🙂🙃

柏河川和杨白卿二三事(0)

江湖纪事讲一个快字,各路小友凭着一身修为,只求奖励拿的更快些,紧赶慢赶,空下许多时间快活。柏河川喜欢在这个江湖策马逍遥,也喜欢和亲友泛舟嬉戏,一切都好,就缺一个武当相伴同游。华山和武当有过节,这全江湖都知道,这让两个门派交集多了些,柏河川就是那个撇开了恩恩怨怨并心心念念着道长们仙风逸尘的“叛徒”。

收剑入鞘,匆匆与队友道谢告别,柏河川急奔向武当金顶,蹲守观察,就等拾获落单的道长。天天如此,他和师兄们一样,和小道长们整天油嘴滑舌没个正经,柏河川也好不到哪里去,但是,他觉得自己啥都不咋地,但是,特别能等。

于是

2:46

“小道长,你真好看!”

“去死。”杨道长如是说。

我买了一本文心,我突然觉得我回归了课堂。


咻咻白上线,我的沙雕气息开始进军水生界

给还没取名字的鱼对个垃圾焦。

【忘羡】车库合集

马!


七不羡:

https://m.weibo.cn/3748736562/4334101798759877


【忘羡】一个车库


*除了position都是ABO情节


*有表情包的往下拉就是🚗啦


*戳上面链接


*总之什么都有,姻缘签,风月埋骨,还有番外的🚗

@-之桉-

黑菊酱:

昨天微博访谈有感。
Md笑死我了,问答真的比番外还要刺激。
忍不住想要欺负人。

其实我一直很奇怪,莫玄羽有金家血脉还吃不饱穿不暖却能长到180,怜怜从小养尊处优却才178……难道是皇后的汤有问题?